我在美国做义工

图为王梓曈 ( 站立者 ) 在西雅图的一家养老院为老人们作新年音乐会表演。

( 图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

2008 年,我随父母到美国上小学,当时我只有 6 岁。那时,我只会背诵几句唐诗,字也不认识几个,对英文更是一窍不通。我在西雅图上了很多年西北中文学校,中文水平得到不小的提升。业余时间,我还学了绘画、弹钢琴、拉小提琴、游泳和滑冰等等。

今天,我想谈谈在美国做社区服务工作的体会。美国教育非常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在校生不仅要顾好学业,同时还要参加各种不同的课外活动来锻炼领导能力和社区服务能力。因此,美国的学生大多数从中学起就开始做义工。做义工不仅能回报社会,更有助于青少年的价值观培养。

我从高中开始经常做义工。实话实说,刚开始做义工,我是为了跟随潮流,达到学校的要求和父母的期望。因此,做义工对我来说是一个任务。我并没有真正地理解为什么去做,更没有真心地想帮助那些比我不幸的无家可归者。在美国生活不幸的人大多是少数族裔,也有白人。

最近,在西雅图的一个收容中心做义工的经历改变了我对做义工的看法和态度。我做义工的地方叫 " 希望之地 ",里面住了 100 多个历经苦难和生活变故的母亲以及她们的孩子。家暴、吸毒、亲人亡故等原因导致这些人家庭支离破碎,无处安身。

在一个秋日的上午,淋着小雨,我来到了这家收容中心——一个简易的彩色的铁皮房子。我要做的义工服务是为这里的人们做一顿午饭。在去厨房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对兄妹。他们都不到 5 岁的样子,用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我蹲下来和他们打招呼,他们却向后退,很防备的样子。哥哥把妹妹护在了身后,眼神里透着一丝惊恐。见状,我也没有多想,转身去厨房忙碌了。

那天厨房里只有我和两个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员,我们很快就把三明治和奶油面包做好了,开始给收容所的居民分发午餐。我一直期待见到刚才偶遇的那对兄妹。但直到午饭快发完了,那对兄妹才匆匆赶来。这时奶油面包只剩下一个了。哥哥把这个仅剩的面包让给了妹妹。坐下来吃饭时,哥哥认真地看着妹妹吃下奶油面包,脸上洋溢着满足幸福的笑容。他自己下意识地舔着嘴唇。

我被那一幕深深地感动了。我回到厨房把我的那份奶油面包拿来,微笑着递给了哥哥,并夸赞他懂事和有爱心。他凝望着我,一阵犹豫后,收下了面包,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我默默地望着他们,沉浸在他们此刻的温馨和满足之中。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