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学校易,招老师难 ”100万幼教缺口拿什么填补?

  导读

  “幼有所育”是民心所向,也是施政目标。2018年底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入园率达到80%,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目标已经定下,时间十分紧迫,但不少地方面临“盖学校易,招老师难”的局面。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去年两会上透露,按照幼儿教师与学生1:15的比例推算,2017年我国缺幼儿教师71万,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预计到2020年缺口将达100万。

  “编制不足,名校毕业后还是“临时工”

  全国政协委员胡卫今年提交了关于创新机制解决幼教师资紧缺的提案。他认为,师资薄弱面临的一大瓶颈是编制,目前幼儿园缺编现象十分突出。“都说要加大师资建设投入,但如果老师没有编制,就意味着不纳入财政预算,靠什么来投入?”

  胡卫长期在上海工作,也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去过东西部多省份调研。他说:“教师岗位缺编,将造成队伍不稳定、流动性大。”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主任黄瑾也感同身受。她在西部地区一县级中心幼儿园调研中发现,园内17位老师只有1位在编。

  “所有的老师都非常努力,也很热爱学前教育事业,但没有编制,就有后顾之忧。”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每年招收140名本科生,是其他同类专业的3倍。根据有关免费师范生的要求,毕业生一般回生源地从事教育事业。但近年来,总有毕业生怀着热情回到家乡,但地方上没有编制,只能“先干起来再说”。“人培养出来了,但编制没有,就像合同工、临时工。”黄瑾说。

  目前,全国层面尚未出台公办幼儿园编制标准。一些省份根据本地实际出台了地方标准,其中有的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以幼儿数与专任教师数大体15:1的比例核定编制;有的按照班额,每个班配备两名教师。

  “有了标准就要确保按标准核编。”胡卫说,目前有些地方还是标准一套,操作又一套。比如,将幼教老师入编到小学,挤占小学教师编制,或者“编外聘用”“有编不补”。

  人才不足,满足数量还要确保质量

  半月谈记者发现,编制紧缺往往跟人才培养不足相关,有时形成恶性循环——招不到专业的老师,地方不愿拿出编制,没有编制意味着没有待遇和稳定性,专业人才更不愿意从教。

  教育部近期召开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基本情况年度发布会透露,全国幼儿园共有专任教师258.14万人,比上年增长6.14%。其中,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的专任教师的比例为70.94%。这意味着还有近三成的幼教老师未接受过专业教育。

  上海师范大学教务处处长高湘萍表示,“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偏低”多年来相互作用,成为环环相扣的因果循环链。

  以上海为例,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两所本科院校按照最新扩招后的规模,每年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约400人,而未来3年上海需新增专任幼儿教师8000人左右。虽然部分非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进入幼师队伍,但每年缺口仍有1500至2500人。

  高湘萍说,全国各地相继开展专业技能培训,让更多非师范生或中等学历人群填补师资缺口,但满足数量的同时还要确保质量。“专业能力的养成、情感的认同都需要经过一个阶段,幼儿教师是一份既讲能力也讲情怀的工作。”

  胡卫说,近年来有些地方的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从不足20%提高至近90%,但师资的专业性非常不足,有的老师从小学转岗而来,有的甚至只是初中毕业,只能带着孩子“排排坐吃果果”,长远来看仍要提高质量。

  突破瓶颈,须创新培养和投入机制

  业内人士建议,各省区市应尽快完成公办幼儿园的核编工作,做到“手中有账本,心中有规划”。

  2018年,山东省按照编制标准全面完成公办园的教师核编,预计将有1700多所公办园新纳入机构编制管理,保障公办园的教师需求。贵州省制定了1:6—1:8的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省政府还明确要求每年全省新增公办幼儿教师不少于5000人。近7年来,贵州省新增公办幼儿园专任教师36650人,较2010年增加了6倍。

  在上海,幼儿园教职工人数从2010年的4.1万名增加到2017年的6.7万名,增幅为63%,高于在园幼儿数43%的增幅。半月谈记者从杨浦区教育局了解到,为进一步增加幼教入编的吸引力,原先35周岁的教师入编年龄上限被放宽到40周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