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只是对思维进行机械模拟,它并不能理解自己正在思考的问题

在整个20世纪70年代,麻省理工学院、卡耐基-默伦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大学里部分致力于心理学和计算机事业的科学家狂热地相信,他们已处于一个巨大突破的前夜,有能力开发思维何以运行及人类思维机器版的理论程序。至80年代初期,这项工作已扩张至几所大学和一些大公司的实验室里。这些程序可执行许多活动,比如下国际象棋,对句子进行语法分析,将基本句子从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等等。

狂热者认为,信息处理解释思维运行原理的能力无边无际,人工智能也可无限制地通过执行同一些过程以检测这些解释的能力。他们相信,这些程序最终能做得比人类更好。

但不久后一些心理学家失望地感到,计算机只是对思维某些方面的机械模拟,心理过程的计算机模式根本无法匹配。还有另一些人则向计算机编程后能像人类那样思维这一概念提出了挑战。他们认为,人工智能根本无法同人类智力相提并论,尽管它也许在计算方面胜人类思维一筹,可它永远不可能轻松或完全无法从事人类思维在平素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工作。

最重要的差别在于,计算机不能理解它自己正在思考的问题。贝克莱的哲学家约翰·塞尔(John Searle)和休伯特·德莱弗斯(Hubert Dreyfus),还有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家约瑟夫·魏森鲍姆(Joseph Weizenbaum)等人认为,计算机在按编程进行推理时,只会操纵符号,根本不了解这些符号的意义或含义。比如,解决渡河问题时,它不知道一只船、父亲和孩子是什么,“沉船”后意味着什么,他们在沉下水后又会发生什么,或这个现实世界里的其他任何东西。

然而,写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许多程序的确似在解决现实世界的现象,典型的是“专家系统”。其原理是模拟专家推理过程和利用不同领域专家的知识,从肿瘤到投资,从定位矿石品种到土豆种植,无所不包。到80年代末,这样的程序中已有百种之多应用于日常的科学实验室、政府部门和工厂里。

然而,虽然专家系统远远聪明于银行、航空订票处及其他场合的计算机,但事实上,它们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理的现实世界中的信息的意义,跟我们所了解的意义完全不同。卡杜塞斯(CADUCEUS)是一个内科咨询系统,可诊断500种疾病,诊断效果可以说与高级医疗人员相差无几。但权威教科书《建立专家系统》却称它“对所涉及的基本病理的生理学过程一无所知”。在用户问及羊水诊断是否有用时,医学诊断程序竟提不出任何反对意见,这位病人是位男士,系统却无法“意识”到这是一个荒谬的问题。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