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魁:胸中有大义 笔下有乾坤

艺术家若想从“高原”攀登“高峰”,他所根植的传统文化血脉和时代精神必须互生奇妙、紧密相连。任何绘画的新图式、新面貌如果与时代面貌不符或与时代气息南辕北辙,不管技法、手段如何努力深入,都不可能创作出大众耳熟能详的历史性作品。攀登艺术高峰是每位艺术家的艺术初心,也是艺术家一生的追求和探索,对于艺术家吴东魁来说也概莫能外,“艺术要当随时代,向最高峰冲刺”这是在艺术之路上苦心孤诣的吴东魁一生追逐的一种梦幻、一种感怀,更是一种决心。

吴东魁生长在山东菏泽一个普通贫穷的农民家庭,那个年代,青少年时期的吴东魁和同龄人一样,“初中、高中,然后回家劳动”,所不同的是:“一颗炽热的心、一颗报效国家的心”的豪大志向则是吴东魁矢志不渝地追求艺术的人生标准。劳动中,“五好社员、先进工作者”这些荣誉称号一定非他莫属。一个强者、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吴东魁在拥有这些劳动带来的磨砺之时,酷爱艺术的天性使他自然而然地沉浸在绘画艺术给他带来的诱惑。

资源匮乏的年代,没有笔墨、纸张,怎么办?树枝为笔、大地为纸,野草、野花、山鸡、牛羊便成为吴东魁绘画的主要元素,心追手摩加勤学苦练,三笔两笔,自然中的生态具象就栩栩如生,气韵生动。那一年适逢菏泽美术厂招聘画工,基本功扎实的吴东魁便顺理成章地得到领导的青睐,画彩蛋出口,二分钱、三分钱一个,挣钱糊口补贴家用就是吴东魁当时绘画的最大动力,夜以继日、笔耕不辍就是每天的最大乐趣,由于画画的房间很小、又没有窗户,尤其是一到夏天,酷热难耐,搭个大棚,蚊子咬的全身几百个红点,数也数不清,这便是常态,找些废报纸,包裹全身露一个小眼睛画画,依然不觉得煎熬,夜深人静,画室里还亮着灯,那人一定是吴东魁,条件虽然很差,但在笔墨中摸爬滚打无疑是吴东魁最高兴的事情。国家恢复高考,吴东魁果断放弃为家挣钱糊口的菏泽美术厂画工,马上报名,顺利考取山东工艺美术学校国画专业让对绘画如饥似渴的吴东魁如鱼得水。“黑板上、水泥地上练习绘画,更不用说在宣纸上了,150多杆毛笔,都没头了”,学校四年的时间里,同学都不知道吴东魁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这个艰苦而又充实的过程为吴东魁的绘画艺术人生拓展了眼界、开拓了艺术的思维,也为他的绘画之路夯实了坚实的笔墨基础。

1982年,大学毕业之后,吴东魁把自己的绘画作品挂到当时菏泽最好的宾馆免费供当地人欣赏,有人为、亦有天助,绘画艺术免费供当地人欣赏与当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艺术走进人民”不谋而合,吴东魁这种“一颗炽热的心、一颗报效国家的心”的豪大志向就是“人为”,苦心人天不负,那一年,国家领导到菏泽视察就住在绘画作品免费供当地人欣赏的宾馆,秘书是中国美术史上大名鼎鼎的刘海粟的学生,一定是个“懂画”的伯乐,与吴东魁约谈了两个晚上,相见恨晚,促膝长谈到夜里两三点钟。很快,吴东魁就到北京工作了,国家外文局美术编辑,画插图、搞创作,又一次“如鱼得水”,给大作家叶君健设计的封面插图获奖;《尽竹图》国际博览会获奖等各种获奖,各种荣誉纷至沓来,国际展览邀请函如雪花飞舞。年轻有为而又拥有独到的绘画天赋,被认可、被发现一定是一种必然,“这个人非常慈善、非常好,对我的培养刻骨铭心”,吴东魁非常感怀的回忆,文化部的领导指示:“你就安心画画”,对于一个画家来说,“安心画画”无疑是最理想的自我修炼过程,尝试用新的手法演绎新风格、新创造是一种收获,也是自我突破的见证,很快,吴东魁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自己第一个艺术展,轰动画坛、瞩目大江南北,艺术界的泰斗、各界领导到会参加,好评如潮,实属吴东魁艺术人生中的第一个辉煌。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