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对中国画的“修改式”收藏

尽管徐悲鸿收藏的中国画作品数量繁多,时间跨度也很大,上自唐宋,下至近代,但他终究不能算是一位专业的收藏家,其中国画收藏具有非专业的收藏属性。他在藏品上基本不盖收藏印章,他似乎也没有专门的收藏印章。

“收藏”顾名思义是指收集、保存、保藏。专业的收藏家担负着对古画的保存责任。他们对古画有一种敬畏感,尽可能按古画原貌进行保存,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修补,即使修补,也是在尽量保持原画面貌的基础上进行修复。其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还原古画的最初面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更好地将之保存下去。

清 郑板桥《竹石图》 徐悲鸿纪念馆藏

但是徐悲鸿在中国画收藏的过程中却有一些有悖于此的行为,他对不少古画进行了改动、修补,而且其中大部分还是没有必要的。这无疑是一种破坏性的行为,是对古画的损坏。他改动与修补古画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还原古画的最初面貌,而是为了让这些藏品达到自己心中所期望的“尽善尽美”的标准。徐悲鸿对自己搜集的中国画藏品着手进行改动与修补,可分为以下四种情况,下面列而论之:

1、对自认为“原作者没有画好的局部”进行修改

他认为清代髡残的《幽壑烟云图》上半部分画得不好,云雾画得过于草率,而且题款又过重,所以对这些地方进行了修改,并题云:

“此幅飞云草草,又以重题压其上,览之殊为不快。吾因易其天空,并移题于画外,顿觉气和而舒,神韵满足。此或非石溪所愿,但吾志切美备,迳意行之,不计其他一切矣。戊子(1948)大寒,悲鸿时居北平。”

清 髡残 《幽壑烟云图》 徐悲鸿纪念馆藏

钤白文方印“东海王孙”。在将髡残此图的天空、云气进行替换之后,他又将髡残的题款移至画外,才达到了他认为的“气和而舒,神韵满足”。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细观此图,会觉得画的上部戛然而止,且山头显得很平,加上画中没有诗、书、印的补充,显得不够协调。如果说徐悲鸿对髡残作品的修改还勉强说得过去,那么他对任伯年、任阜长与郑板桥作品的修改可以说是失败的。1952年,徐悲鸿收得任伯年、任阜长合作的《蕉鹤图》。此画由任伯年画鹤,任阜长补芭蕉与菊花。徐悲鸿可能认为画中的芭蕉画得不好,于是“易去蕉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