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化学造字史!鲁迅:“中国的化学家多能兼做新仓颉”

现代化学的理性思维实际的起点在波义耳与拉瓦锡,他们生活在17-18世纪,这是化学界的文艺复兴时代,迄今约400年。这近400年中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故事。

今天就来说一下中国的化学与造字。

作为一个创造新物质的学科,化学发展的历史非常悠久,现代化学界普遍都承认炼丹及炼金术是化学前身的观点,这对于中国而言是有利的,至少我们可以把祖师爷追溯到葛洪所处的年代,看上去比西方落后不了太多甚至还领先数百年。但这样的说法作为茶余之言自无不可,但作为研究而言还是有些肤浅。

现代化学与炼金(炼丹)的相同点是从分子层面创造新事物,至于创造新元素其实是核物理学家的任务,由他们拿一些回旋加速机把新元素轰出来然后再填到元素周期表中作为化学家的胜利果实。

由于这一原理,古典炼金术实际上已经有了元素、原子这样的理念,但并不具备理性思维,例如中世纪的欧洲人认为,轻、重、干、湿是基本的物理性质,干而轻的是火、干而重的是土、湿而轻的是气、湿而重的是水,因此,水、火、土、气四种物质就被认为是基本元素,任何物质均是这四种元素不同比例合成的结果,这与目前可知世界的观念显然不同,而同时期其他文明中对物质本质的认识同样也是介于神秘与理性之间。

化学和造字

中国人开始普遍认识现代化学从19世纪后期开始,比西方晚了一两百年。实际上,当徐寿与傅兰雅共同翻译《化学鉴原》时,化学已经是一门比较完整的学科,而不只是像自鸣钟或是望远镜这样的一个小技术,因此我们好奇的问题是,中国人是怎样把这么一个系统快速地吸收消化的?

如果学习了大学的普通化学,回头再读《化学鉴原》并没有太大难度,但如果把《化学鉴原》全部用现代化学名词代替,估计那个时代的国人们会像读天书一般。

我们取原文第一百十四节第一段感受一下(为方便阅读,繁体字已全部简化):

绿淡:

绿气与淡气化合止此一物,化学内最危险之品,此其一也,性甚奇异。

取法:

将铅盆盛淡轻,绿一分水十二分消化,再将绿气一瓶倒置瓶口浸入铅盆水内,少顷见瓶内水面滴滴似油,即绿淡也,凝成之后渐沈水下。

然初成之时,即宜远离,切不可快走乱动;收取之时,宜用铁丝网遮护面目,再用极厚羊毛布套手,缓缓取出绿气之瓶,轻轻移开,慎勿摇动,及触瓶口为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