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宠幸优伶,可比北齐高纬、后唐李存朂的明朝皇帝上

作者:史遇春

明武宗朱厚照是一位颇具争议的皇帝。

大家对朱厚照的争议,主要集中两个对立的层面:

一方面,有人说朱厚照为政期间荒淫无道,致使国力衰微;他一生贪杯、弄武、无赖、喜好玩乐;被认为是荒淫暴戾、是怪诞无耻、是少见的无道昏君。

一方面,有人说朱厚照处事刚毅果断,批答奏章、决定国家重大事件很有见识、从不迟疑;他弹指之间诛杀权监刘瑾,又平定安化王之乱、宁王之乱,还大败蒙古小王子;当政期间,他多次赈灾免赋;而且,他的臣下,也有不少贤才。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两极化的争议呢?

其实,很简单。

这种对朱厚照争议的实质,是历史认知的狭隘性造成的。

这种历史认知的狭隘性,就是在分析历史人物时,特别是在分析权威人物、权势人物时,一定要将其简单化、轻薄化、表象化地定性。

这种定性的结果,一般都是要非此即彼:要么其为“好人”,要么其为“坏人”,二者必居其一。

定性之后,若其人是所谓的“好人”,便一味凸显其“功业”,而有意忽略其失败,甚至刻意隐瞒其恶行;

定性之后,若其人是所谓的“坏人”,便集中展现其“罪状”,而故意抹杀其光亮,甚至竭力淡化其成功。

这种定性,完全是一种错误的方向,更是一种可笑的“小儿之见”。

所谓“小儿之见”,就是普遍存在于小朋友中的一种被毒化了的表现:

看电视、看电影时,见到某人,先问是“好人”还是“坏人”,然后,依据所谓的“好”与“坏”,来决定其此后对某人的全程爱恨。

其实,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无论是权威人物、权势人物,还是普通群众、平常小民;必须明确的根本之根本,那就是,他们首先都是人。

既然是人,那么,他们就都有人的复杂性,有人的普遍性,有人的两面性。

他们为善,是人性辉光的展现;他们作恶,是人性阴暗的表露。

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我们才能平视一切历史与现实中的人物,才能公允、公正地对他们认知、对他们评价。

对于历史人物,完全不需要为了定性而定性,而是要全面认识、全面研究。

对于他们的真实功业,不需要夸大;对于他们的恶劣细节,也必须挖掘无遗。

这不单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未来负责;这不但是在认识历史人物,也是在认识普遍的人性。

基于以上的理论,我们再来看明武宗朱厚照,再来看朱厚照主政过程中的细节事件。

朱厚照在位十六年,他的事情要一一说起来,实在太多,这里,就抽取一个事件,来看看其人。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