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谈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史:摸着石头过河,改革依然任重道远

“即使在世界经济发展史上,2003年至2010年这段中国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革过程,也是史无前例的创造性改革,为世界提供了市场化转型改制的成功范例和宝贵经验,完全可以载入世界金融史册。”对于国有大行的股改历程,刚刚发布的新书《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史》中这样写道。

时针拨回到21世纪初,中国银行业曾一度陷入“技术上已经破产”的窘境。通过股份制改革和转型发展,中国银行业浴火重生。目前,中国银行业总资产超过了270万亿元人民币,居全球第一位。

“回顾中国金融业的改革,特别是国有银行改革,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并没有现成的模式、案例可以仿效。改革过程相当艰辛。”5月16日,在《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史》新书发布会上,中国-中东欧基金董事长姜建清(SFI理事长,原工行董事长)在回顾国有大行股改历程时表示。

姜建清称,股份制改革是我国国有银行改革的辉煌序章,也是没有退路的“背水之战”和“一场输不起的改革”。

国有银行重组上市没有“贱卖”

作为股改试点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于2005年10月和2006年6月上市。而当中国建设银行在香港率先上市得到市场关注和超额认购后,人们发现之前出售给战略投资者的价格,明显低于公开发行价,一时间国有银行被“贱卖”的舆论掀起满城风雨。

国有银行重组上市是否存在“贱卖”问题?

发布会上,中国金融出版社社长蒋万进从国有银行股改的成本和收益进行了分析,“在3%、4%、5%的内部折现率下,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给国家带来的净收益分别为8.95万亿元、8.07万亿元、7.29万亿元,收益远远大于股改成本,而且推动国有银行为国家创造了数万亿元的净回报。这些经得起推敲的数字就是对国有银行股改‘贱卖论’最有力的回击。”

该书中,原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也谈到,中国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定价是比较合理的,国有银行没有被“贱卖”。“中国银行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定价,市净率约在1.2倍左右。这是基于会计师事务所对第二次不良资产剥离后的资本净值而做出的定价。在国际评级机构认为中国国有银行面临技术性破产的背景下,这样的估值是合理的。”

“今天很多人谈国有银行股改,关注点往往都聚焦于股份制改造,聚焦于IPO上市。但万物皆有源。国有银行走上股改之路,是整个经济金融改革的深化和突破,背后有着清晰、连贯的历史脉络。”中国工商银行行长谷澍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