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艺节|熟悉的《红军故事》,现代的京剧表达

红军过草地吃剩半截皮带、女战士留宿贫困农户家剪下仅有的半条棉被、军需处长把自己的棉衣让给战友自己却被活活冻死,流传下来的红军故事有很多,国家京剧院选取了三个典型案例做成三个小戏,汇编成现代京剧《红军故事》,试图展现红军的精神、信念和理想。该戏将于5月27日、28日在美琪大戏院上演,并参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文华大奖”。

图说:《红军故事》剧照 国家京剧院供图

三段红军故事在老红军的讲述下娓娓道来,这台《红军故事》既可以是一台完整的大戏,又可以拆分成三个小节目融入各种综合演出中,首演以来已经演出了四十多场。此次冲刺十二艺节,主创团队又集中排练打磨,这其中既有国家京剧院副院长、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袁慧琴,又有国家一级演员杜喆、李博等中生代演员,还有刚毕业进入京剧院的赵辉辉等新生力量。

该剧用有唱有做、有歌有舞的戏曲形式讲好故事,音乐唱腔创造性地用四声部重唱的方式,声腔上遵从京剧声腔,并融入歌剧的和声,各种流派自然嵌入,颇要费一番心思。“半截皮带”故事创造性地启用了武丑赵辉辉饰演一个十几岁的小战士,原本这个角色应该选短打武生,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机敏的武丑更适合这个角色。“半条棉被”故事里,为了突出三个女兵不同的人物个性,纳入了程派、尚派、梅派的艺术特色,袁慧琴饰演的徐解秀,需要从30岁演到80岁,既继承了传统老旦的表演范式,又借鉴了青衣行当的艺术元素,对她来说也是一次挑战。

图说:《红军故事》剧照 国家京剧院供图

在今天召开的媒体发布会上,主创团队分享了一年多以来排演这部戏的幕后故事,若干次幕后采风对当代人来说也是一次重走长征路的过程。导演张曼君当时脚受了伤,只好坐在轮椅上排戏,而她用的就是戏里老红军的轮椅道具。对杜喆来说,红军故事并不陌生,过去样板戏里追求英雄人物的高、大、全,在《红军故事》里主创们追求的是人性的真实,他说:“我们演的是人,不是神,塑造的是有血有肉的红军战士。”通过三则故事的展现,《红军故事》不仅展现了国家京剧院在题材选择上的使命担当,也让京剧拥抱现在、走向未来有了更多可能。(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