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 | 国产片也要看字幕,方言电影在崛起吗?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影院里看国产电影也需要上字幕了。

这绝非一句玩笑话。

前不久,作品《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刁亦男,在映后曾郑重其事地向在场的华人观众解释,因为戛纳版本只能上法文、英文两种字幕,全片武汉话或许会给大家造成干扰,但应该不影响理解。

心心念念要拍一部与水面有关作品的刁亦男,勘景到千湖之城武汉后,没过多久便定下了这里。

至于因何一定要用武汉话,大概在那样一个方言氛围浓郁的城市环境里,方言是最生活日常的表达,“武汉人不讲武汉话讲么事咧?”

同时,武汉话的音调也为这个发生在华中地区的黑色故事带出了生猛的力量感。想必,这也是美学统一性的要求。

耳边的地方感

当然,不仅仅是《南方车站的聚会》,就2019年已上映的华语电影来说,《地球最后的夜晚》(贵州话)、《四个春天》(贵州独山话)、《过春天》(粤语)、《撞死了一只羊》(藏语)、《阳台上》(上海话)、《过昭关》(河南周口话)等,夯实了“地域+方言”已成为电影创作的一种显性趋势。

这种创作模式的井喷,自有它的偶然性,但也不是没有由头的,其背后埋藏着一条历史悠久的发展脉络。

大概最早且最成体系的“地域+方言”创作出自粤语电影。上世纪30年代,有声电影开始,粤语片便极早在港澳地区确立了它的商业价值,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末。

谢贤、胡枫主演的经典粤语长片《难兄难弟》

内地电影而言,民国时期沿用的是1909年清廷以北京官话为准的普通话。

民国电影的重镇在上海,汇聚着全国各地的电影人,当时尚处于普通话传播的初期,加上战事频繁造成的阻碍,演员们的普通话里难免会带着各地的口音,比如袁牧之一口的江浙腔调。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除了对于方言语种有特殊要求的戏曲片外,大部分影片中听到的是被“普通话”了的方言。

彼时,全国各省都建有电影制片厂,依托于地方风情创作的影片非常多。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