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美国最伟大门将,曾84米外吊射破门,保持世界杯单场扑救纪录

周日下午,在洛杉矶,我们科罗拉多急流1比3输给了洛杉矶FC,正式结束了这个赛季。而我,作为职业球员走下了球场,这是第815次,也是最后一次。就在越过球场底线之前,我停顿了一下,做了一个简短的祈祷,吻了吻手套,指向天空,然后继续步入通道。

就这样,22年过去了。每个人都认为我会感到悲伤,他们想知道我是否会改变主意。但,听着,在职业体育里,多数的情况下你无法选择自己的结局。我在队友和朋友身上看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的合同不再被续签,他们努力想做最后一次尝试,但事与愿违。事情时常如此。

所以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能够按照自己的愿望和条件和足球说再见。9月29日,我在科罗拉多的最后一次主场比赛,三位来自新泽西的最好的朋友——我小学时就相识的兄弟们——在我赛前热身时就坐在球门后方。这感觉太棒了,我很受鼓舞,我想这是我生涯中最好的一次热身。比赛结束后,很多球员和教练向我表达了敬意和祝福:里奥·费迪南德、卡洛斯·博卡内格拉、兰顿·多诺万、大卫·莫耶斯,这个名单还有很长。我可以和我的儿子、女儿和我的妈妈分享这一切,讲述一个童话故事。

比赛结束后,我和大约100位家人和朋友举办了一场聚会。我一刻也不记得自己有过悲伤或者“就这么结束了”的念头。当然,我相信这会在未来的某一刻击中我的内心。但此刻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赛季的结束。这和我22年来的感受没有什么不同,赛季开始,赛季结束。也许在明年三月,当一切重新开始的时候,那种感觉会击中我,那时我已经不再站在球门前,而是坐在沙发上。

从记事起,足球就是我生命中伟大的均衡器。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我患有强迫症和图雷特综合症,这并不容易。但在球场上,根本没人在乎。我有时面部抽搐,有时咳嗽,但只要我能阻止让球落在我身后的球网里,这些就都不重要。在球场上我感到无比自由,那是个安全的地方,是我试过的最有效的药。

足球教会了我很多关于生活的东西,让我知道作为一个人我究竟是怎么样的。在我踢过的比赛中,我敢打赌几乎有一半是以媒体和球迷对我的批评而结束。自我怀疑是非常自然的,你会想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做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